当前位置:主页 > 澳客网手机版 >

互联网造车浪潮喷涌而来,给传统汽车人一份跳

发布时间:2018-01-07| 来源:未知 |

文/潘梓春 编辑/周到 亿欧专栏作者

谁也没想到。2017年的最后一周,又有一位传统车企高管选择“逃”往造车新势力。

12月25日晚,原沃尔沃汽车旗下高性能品牌Polestar全球CTO及中国区总裁、沃尔沃中国研发公司总裁沈峰被曝出已加盟蔚来汽车,出任蔚来汽车的质量副总裁以及质量管理委员会主席,负责其质量相关的总体管理工作,并向蔚来汽车总裁李斌汇报工作。

此前,ES8由江淮代工这件事几乎成为了这家造车新势力“领头羊”绕不开的坎儿,业界始终有人认为“made in 江淮”的蔚来无法保障整车质量。而此次沈峰的加盟看起来牢牢堵上了质疑者的嘴。事实上,这位来自沃尔沃的传统汽车人选择跳槽,仅仅是2017年汽车行业众多人事变动中的一个典型案例。

为此,亿欧汽车收集整理了2016-2017年间,传统汽车人出走新造车企业的代表型事件,供业内人士参考:

毫无疑问,两年间上述诸多高管的去向持续惊动着整个行业。对此现象,科锐国际汽车行业客户经理庞小燕分析指出,这些具备相当实力背景条件的行业大咖,常常是车辆研发、车联网、市场或者营销等方面的人才。他们已在各自专研领域上有所成就,其当下最主要的诉求在于希冀实现人生价值。“一个全新的造车平台可以提供给他们实现梦想的机会,薪资福利等方面则相对会落于第二或第三位。”

据这位猎头观察,2016年初传统汽车人们便开始蠢蠢欲动。彼时新造车运动方兴未艾,随着“互联网汽车”这一高光词汇的出现,以60后、70后从业者为先锋的中坚力量争先恐后地试图从传统汽车业态杀入造车新势力。

作为2017年最后一个“逃离”传统车企的汽车人,沈峰的离开绝不会为该行业的人才流动画上句号。声量较大的高管们无非只是汽车从业者形态各异的缩影,在其背后,是一波声势异常浩大的跳槽浪潮。

三方观点

严格来讲,所谓“跳槽浪潮”这一说法可能缺乏科学和精准的数据基础。但就近两年频繁涌现的传统汽车人出走事件而言,这种人才流向几乎已成为行业内默认的趋势。有别于上述“高端候选人”,基数更为庞大的中层从业者的心路历程在一定程度上更具普适价值。庞小燕认为:“对于普通从业者而言,他们选择转型背后的原因显得更加‘脚踏实地’一些,其看重的就是薪资福利和发展前景。这或许也是大批传统汽车人谋求新造车企业职位时的根本诉求。”

就此,亿欧汽车对一男一女两位来自传统车企,现就职于造车新势力的人士进行了采访。然而,亿欧汽车发现驱动其决定转向新造车企业的关键性因素意外地简单:一个合适的机遇,一颗求变的心。

其中男性受访者来自一家豪华车企,“上有老下有小”的他坦言当时下定决心的直接原因,在于其原有工作团队被整个“搬”到了新企业。在领导的个人魅力与熟悉的团队氛围双双加持下,他选择加入新公司。“当然,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基于我个人工作过程中对于成就感的追求。”这位企业中层人才的代表同时补充道。简单一句话,却点破了传统汽车人选择跳槽背后真正的核心驱动力。

尽管对于女性从业者,社会舆论似乎从来都将其视作“寻求稳定工作环境”的代表。而亿欧汽车采访到的这位女性受访者反其道而行之。她在从事原有工作内容的基础上,毅然选择投向新造车企业的怀抱。在她看来,对于不少传统汽车人而言,仅就“拥有更大个人发展空间”一点,新造车企业便拥有着相当的诱惑力。“日常工作内容不再局限于自己的部门,在努力学习的过程中,我变得干劲十足。同样,我更愿意伴随一个企业成长,这样的经历太过难得了。”

对比来看,传统车企在公司架构及决策机制上则显得相对固化,众多从业者愈发感到”束手束脚“乃至”桎梏缠身“。而正因造车新势力尚未建成完善成熟的团队架构,所以他们便更偏向于用开放平等的心态,以及充分尊重个人成长以及颠覆传统的勇气来迎接着来自不同领域的人才。

可见,新创企业对于传统汽车市场的冲击不言而喻,而其展现出来的之于传统汽车人拥有的号召力,也难免不让亿欧汽车对个中涉及到的诸多“利益因素”感到好奇。为此,亿欧汽车联系到了小鹏汽车人力资源部总监林娇芬和奇点汽车人力资源负责人杨琳。在两家车企的人才团队构成中,具备传统汽车背景的员工均占比约50%。

双方共同表示,企业人员的流转交替属于正常现象。林娇芬提出,出现传统汽车人跳槽新势力造车的趋势,一方面是新势力造车企业对汽车人才的需求,一方面也显示出传统汽车人面对行业新趋势的积极改变。事实上,此种现象不单单出现在汽车行业,社会各业都在积极拥抱“互联网+”所带来的人才融合。对此,杨琳透露:“造车新势力也并非外界所传仅以高薪和长期激励来‘策反’传统汽车人才。”据他反馈,以奇点汽车现阶段的人员状况来看,该公司对于员工的福利待遇制定并没有背离市场价值,甚至有很多同事是降薪加入的。

两重需求

跳槽原因各有不同,但人才们对转型的选择却殊途同归。不过,既然选择了挑战,就要承担背后潜在的风险。在全新的工作环境中,受访的从业者也基本形成了一个共识:摆在传统汽车人面前最大的挑战,来自于“纵深性人才”走向“全面手”之间的角色转化。尽管如此,两位受访者在与亿欧汽车交流的过程中表示,工作中确实有过困难,但他们从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然而,新造车企业始终无法摆脱其“初创公司”的本质属性。除了各家创始人拼命在镜头前“抢头条”、“蹭热度”之外,其本身天然要去经历从陌生到认同再到认可的阶段。这一过程相当煎熬,而此基本也将成为传统汽车人未曾直面过的头号难题。

当一支从未涉猎过汽车行业的团队想要从零开始打造一辆汽车,企业内部的一切都需要完成全盘搭建。庞小燕表示,留给这些后来挑战者的时间窗口最多只有三年,从2016年初,到2019年年底。如此看来,就不难解释为何各家高管迫不及待地涌入新造车势力。毕竟对于新造车企业或者传统车企,其直接呈现在消费者面前的始终是一款产品。“来自成熟的传统汽车行业的候选人首先意味着时间效率的提高,他们一经加入便可以立即上手相关造车工作。”庞小燕解释道。

无论是身在其中的从业者,还是第三方行业猎头,他们在采访中普遍认为处于不同阶段的车企,2018年的诉求各不相同,未来新造车企业对于人才的需求还须“见招拆招”。

诸如小鹏汽车、奇点汽车、蔚来汽车和威马汽车等已经发布了量产车型的新造车企业,他们要解决的则是如何完成产品宣传、获得消费者认可以及迅速占领市场等问题,因此会对于生产管理、产品营销、客户服务方面有更多的人才需求。而对于拜腾、游侠这类将量产时间定在2019年的企业,其当下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将设计理念发展成为量产车型。因此这类企业会将更多精力和资源放在研发与工程领域。

根据亿欧汽车在各大招聘网站上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在不少新造车企业2018年的人才招募规划中,他们将继续着力加强团队腰部力量,即核心骨干、中层管理方面的人才建设。尤其是产品规划定义、整车研发、自动驾驶、互联网大数据、大IT系统、大营销销售体系和公司后台运营支持的各细分子模块,都是这些公司的关注重点。林娇芬对亿欧汽车表示,小鹏汽车在2018年也将不断引进包括传统汽车、互联网行业人才、专家和高级经理人群,持续打造公司的核心中坚团队。

除此之外,结合智能汽车的发展大势,企业间共同的人才诉求也将集中在智能驾驶领域。奇点汽车的杨琳提到,与此前相比,智能系统研发和车辆技术方面的人才将成为该公司人才战略的重中之重。“新造车企的产品有别于传统车企,多以逐级迭代的方式向前推进,因而在新技术的应用上存在较大的缺口。未来,产品的生产和智能驾驶研发将成重中之重,公司亟需的人才也多集中在智能驾驶方面。“杨琳补充说,”另外,业内较为成熟的人才多集中在国外,这也是我们人才战略规划中要解决的问题之一。为实现人尽其才,我们甚至会为传统汽车人专设岗位,积极调整组织架构。”

放眼未来,庞小燕基于个人从业经验分析称,或许等到2020年或2030年时,整个行业的需求又将转移到空气动力造型等方面。她也特别强调:“传统车企和新造车企拥有完全不同的企业文化和工作节奏。对于偏好稳定工作环境的候选人,我建议维持原状。”

一个建议

当造神与幻灭并存的互联网造车浪潮喷涌而来,“名企高管轮番跳”的现象早已屡见不鲜。然而抛弃技术飞速发展带来的幻想,当切身选择属于自己的造车新势力时,传统汽车人终究要回归理性主义,正视自我需求。

长期职业规划、生活方式等等均是从业者需要考虑的重要方面。在2018年这一量产车型实现交付的节点上,新造车企业在全国各地纷纷建厂,人员需求也会大幅增加,对传统汽车人才的争夺战将愈演愈烈。

以奇点汽车为例,该公司的新车试验版将于今年进行小批量试生产。仅就这点而言,背后涵盖了巨量信息:届时奇点汽车在北京、上海和位于安徽铜陵的工厂都会着力加强人才梯队的建设,其中必然需要招募包括生产基地生产,车辆技术研发中心、智能驾驶、智能系统、软硬件开发在内的各类人才。

残酷又快乐的两年已过,这场烧钱游戏胜负未决。对于决心谋求转型的传统汽车人而言,一封来自自己心仪的新造车企业的offer,将成2018开年最好的礼物。

文章版权属北京亿欧网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