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大高新中小股东与管理层矛盾激化 亏1.5亿成导

发布时间:2018-03-02| 来源:未知 |

(原标题:工大高新中小股东媒体见面会乱成一锅粥,记者被堵门拦截!疑似新旧势力激烈交锋为哪般?)

工大高新中小股东媒体见面会乱成一锅粥,记者被堵门拦截!疑似新旧势力激烈交锋为哪般?

中国产业经济结构的调整与转型仿佛一汪偌大的湖面,不少老牌上市公司的新旧动能转换情状都能在此折射出属于自己的影子。

在这些斑驳交错的光影之间,我们既能看到部分公司谋求产业转型升级的迫切欲望与巧妙运作,更能看到部分公司在新旧业务平台和彼此势力之间博弈甚至冲突。?

早在1996年便成功登陆上交所的工大高新,面临中国经济的新常态,近年来也加入既有产业调整的阵营之中。

但在新旧发展动能的转换之间,不少深层矛盾也逐步暴露,股东与原有高管之间的内讧也在不断升级。就在3月2日下午由中小股东方举行的媒体见面会上,疑似新旧势力的双方之间的僵持与斗争走向昭然。

在当日的发布会后,一众操着东北口音的人士将所有与会者团团围住,不允许所有与会者离开

1.5亿亏损成导火索

工大高新中小股东与现任公司管理层之间的矛盾正在走向白热化。继前一次多名股东联合提请改组董事会一度陷入停滞之后,3月2日午后,22名提议股东委托5名股东代表,专门召开媒体见面会,再道诉求。

记者在现场采访获悉,在一众股东中,有部分股东是当时工大高新收购汉柏科技时通过股权置换得到的公司股权,目前这些股份中绝大部分都已经过了解禁期;还有通过定向增发获得的股票,目前仍未限售状态;此外还有部分通过二级市场买入的投资者。

在3月2日,匡澜、姚永达、李踔、陈扬新、银世代徐晨等5名股东代表均出席见面会。这五名股东代表多为资本圈资深人士,其中部分出席者的相关资料如下:

工大高新中小股东与管理层矛盾激化 亏1.5亿成导火索工大高新中小股东与管理层矛盾激化 亏1.5亿成导火索

其中,匡澜是22名股东的发言人。他介绍说,之所以发起动议,提请改组董事会,源起于上市公司2018年1月19日发布的一则公告。

工大高新中小股东与管理层矛盾激化 亏1.5亿成导火索

单拐在侧,匡澜身体不便,但依然来到见面会现场,详述个中原委

根据工大高新此前发布的公告,上市公司董事会未按照相关规定及时披露公司被申请仲裁及仲裁进展情况,未按照规定及时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参与融资融券业务情况,信息披露违规并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在红博商贸城相关仲裁过程中,公司分公司未经授权私自签订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和解协议导致上市公司2017年度亏损1.5亿元。

在提议股东和现场的被委托代表看来,在上述行为中,公司现任董事会未对公司尽到忠实勤勉义务,损害了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

早2018年2月7日,就有16名持股总数超过工大高新总股本10%的股东首次联合提请罢免及补选8名董事。

2月12日,工大高新发布公告,称接到姚永发等3名董事的辞职申请,将于2月28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改选3名董事。2月14日,提议股东提出一份临时提案,继续要求罢免董事张大成及何显峰。2月22日,工大高新发布公告,称提议股东们的临时提案因不符合相关规定被董事会否决,同时宣布取消临时股东大会。

于是,2月28日,持股总数超过10%的股东再次发起动议,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工大高新董事会5名董事。根据中小股东方代表介绍,这次的提请股东增加到了22名。

AI估值低于均值

工大高新的第一大股东为哈尔滨工业大学高新技术开发总公司,传统主业为乳制品制造和大豆深加工业务以及商业服务业。2016年,工大高新作价25亿收购汉柏科技,新增人工智能业务及信息服务业,切入被市场人士最为看好的AI领域。

利好预期带来了工大高新当时股价的极度狂热。2015年5月到6月初,公司股价从4元附近狂飙到37元以上。但是随后便遭遇了股价的连续震荡走跌。

截至3月2日,工大高新最新市值约90亿元,但相比峰值之际,已经跌去了七成。

工大高新中小股东与管理层矛盾激化 亏1.5亿成导火索

截止到2018年3月2日,黑龙江省共有A股上市公司36家,其中从事信息技术及人工智能业务的只有工大高新一家。背靠高校背景的工大高新可谓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工大高新中小股东与管理层矛盾激化 亏1.5亿成导火索

股东代表陈扬新表示,从行业发展前景看,人工智能行业正处于风口,身后是万亿级市场。而哈尔滨工业大学(以下简称哈工大)作为国内排名前十的高校,在人工智能技术研发方面遥遥领先于同行。工大高新作为哈工大控股上市公司,在人工智能业务发展上具备先发优势。与此同时,2016年收购的汉柏科技,在算法研究能力、解决方案能力、产品化能力及行业客户拓展能力方面均站在市场前列,两者若能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打通产学研链条,将能实现技术、资源的最大化,真正将工大高新发展成为黑龙江省乃至整个AI行业的“领头羊”。

工大高新中小股东与管理层矛盾激化 亏1.5亿成导火索

朝阳产业与二级市场市值之间的不匹配,成为这些股东将矛头直至现任管理层的重要原因。一众提议股东们希望对现任管理层进行大幅调整,补选新鲜力量进入,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股东代表姚永达表示,在第一次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时候,股东们就曾提请将人工智能确立为上市公司的第一主营业务。从人工智能行业目前的发展前景来看,这个提议无疑更符合上市公司的发展。姚永达认为,从基本面来看,工大高新有良好的发展优势,只要在公司治理上再做提升,相信会迎来快速的发展。

在发布会上,中小股东方面代表认为,从此次提请候补的董事来看,陈扬新具有二十年以上的从事数据通讯、高科技制造及先进应用开发服务的丰富经验,马军在信息技术行业从事营销管理工作多年,匡澜、姚永达、李踔均为资本市场资深人士,具有丰富的资产管理经验。

姚永达表示,推举这几人进入工大高新董事会,对上市公司的业务发展及市值管理都将起到积极作用。姚永达同时呼吁,希望哈工大同时提请合适人选,改善上市公司治理能力,避免再出现损害全体股东利益的事情,带领公司进入良性发展轨道。

“我们并不是想抢夺控制权,坚决拥护工大高总的第一大股东地位,我们对哈工大相关技术成果的输入是非常有信心的。我们只是想完成上市公司当前问题处理及后续未来发展。”匡澜表示。

新旧动能转换矛盾或进入爆发期

此前,哈工大产业党委书记郭君巍曾对记者透露,“工大高新整体而言,还没有出现混乱的局面,我们已经关注到此事,但很多都是传言。”

不过,就在当日的发布会后,一众操着东北口音的人士将所有与会者团团围住,不允许所有与会者离开,场面冲突激烈程度,堪比乐视危局之际的债主讨债场面。

从诸多特征看,工大高新新旧双方势力之间的矛盾正在显性化。

工大高新中小股东与管理层矛盾激化 亏1.5亿成导火索

工大高新“内讧”博弈不断发酵,背后是董事会成员结构以及资产重组后新旧业务的矛盾。实际上,在中国多个产业谋求新旧发展动能转换之际,上市公司中存在既有管理层与新晋产业发展之间矛盾和摩擦的,远非只有工大高新一家。

面对经济步入新常态,一方面,上市公司通过收购甚至让壳的方式,以期占领新型产业业态的赛道;但是另一方面,对原有产业业态相对熟稔的原有管理层团队却对新型产业业态如何顶战略、搭班子、高管理存在短板,却又不愿放权,由此导致企业内讧现象不断爆发。

相比于工大高新的国资背景,民营企业之间的这种矛盾更为普遍。

3月2日就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今年以来,江浙一带某上市公司,就在急于挖董秘人选,以求替换原大股东所安排的现任管理层。如何克服在经济转型期这些企业所面临的新问题,仍有待多方的共同合力而非彼此拉扯,甚至需要来自更高层面的制度支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浩博国际vinbet官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