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澳客网比分直播 >

这位区委书记靠“朋友圈”阻止一起豆腐渣工程

发布时间:2017-09-18| 来源:未知 |

原标题: 这位区委书记靠“朋友圈”阻止了一起豆腐渣工程,速来前排围观

邯郸市峰峰矿区区委书记牛颖建

初秋时节,河北邯郸市委机关报《邯郸日报》9月12日在一篇题为《网上也能走好群众路线——围观一位区委书记的微信“朋友圈”》的文章中介绍了邯郸市峰峰矿区区委书记牛颖建利用微信社交软件办公的细节,引发了社会舆论的关注。

上述文章称,“之前了解基层情况,主要是下去调研走访或者听同志们汇报,现在大家都用微信朋友圈了,在这里也能看到许多舆情动态,所以也就把‘阵地’逐渐往手机上转移。”牛颖建说,每天起床后、熄灯前,工作间隙刷一刷朋友圈,已经成为习惯。

“在一次区内道路工程的现场调研中,牛颖建被拉进了峰峰‘九路一桥’微信群,本意是想实时了解主要道路工程的进展情况,但在今年4月份一天夜里,微信群里的一条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位名叫李永利的工程项目部人员,在微信群实名反映一处市政工程没有按照技术规范要求施工,偷工减料、工程造假。”

“看到这条朋友圈信息后,我立刻与李永利加为好友,详细了解情况,并迅速于第二天组织召开现场办公会处置此问题,并在‘微观峰峰‘微信公众号上予以公布,对全区的干部、工程方起到了极大震慑作用。”牛颖建说,今年峰峰矿区筹备邯郸市第二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期间,虽然一下上马几十个大工程,但是所有工程的质量上都是有口皆碑。

此外,该文章中还介绍,牛颖建的微信朋友圈好友中不仅有领导干部和同事,普通百姓也不在少数。

9月15日,牛颖建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峰峰矿区党政机关微信办公已成为常态,村、乡镇、区直、区四大班子以及各种工程项目都有自己的微信工作群。在高速发展的信息时代,此举有助于推进和调度工作,更是及时了解基层动态的一种重要手段。

有媒体指出,牛颖建利用微信软件与基层交流一事已让他成为当地的“网红”,这点牛颖建并不认同。

牛颖建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如果是像新疆尉犁县的副县长何淼为卖冬枣、甘肃景泰县周春材为卖枸杞成为‘网红‘,我也愿意为推介峰峰矿区的转型发展、文化旅游资源去代言,这种方式说我是‘网红’我干,但说我利用微信开展工作成为‘网红’我不认可,我没有这个想法。”

[对话牛颖建]

好事不关注,专门找问题

澎湃新闻:9月12日,《邯郸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网上也能走好群众路线——围观一位区委书记的微信“朋友圈”》的文章中介绍了你微信办公的一些案例备受社会关注,你作为主人公怎么看待这件事?

牛颖建:当下走群众路线的方式方法与原来已大不相同。现在人手一部手机,特别是一些思想活跃的年轻人都是在网上了解新闻,所以我们要适应新形势、面对新情况。在峰峰矿区各级组织利用微信、短信、网络走群众路线的工作方式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澎湃新闻:峰峰矿区党政机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利用微信软件工作的?峰峰矿区的微信工作群是什么样的架构?

牛颖建:在2014年底,峰峰矿区各党政机关开始通过微信对工作进行调度和推进。当时,我们就开始提倡要把农村党支部的活动、重要通知、学习内容发到党建微信平台上。村一级的微信工作群包括党支部书记、村主任及村“两委”干部、所有党员。乡镇一级的微信工作群是由乡镇机关及“七所八站”干部、村党支部书记、村主任组成。峰峰矿区顶级层面微信群名称为“峰峰政务”,包括区四大班子成员、各乡镇书记、乡镇长、各区直单位一把手,形成了微信矩阵。

微信组群对于推动其他工作也很有帮助。今年是峰峰矿区在承办邯郸市第二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启动了一大批旅游项目,工程量很大,我们要求每一项工程的指挥部都要成立一个微信工作群,我和区长等领导干部也都要进群,每个群里的风吹草动、意见反馈,我们能够第一时间掌握,第一时间给出批示性意见。

澎湃新闻:你在微信群内或朋友圈中获取过哪些信息?怎么处理的?

牛颖建:打个比方,今年4月23日,在峰峰矿区北部新城工程项目中,一位施工监理发现问题后把照片发到了工作群里,我看到后特别气愤,就怕出现类似“豆腐渣”工程和质量问题。我们找的都是大公司承建,结果还是出现了问题。当天晚上十一点半,我安排区委办发通知,30多个项目业主、施工单位负责人以及监理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到现场召开办公会,责令住建部门顶格处罚,并将其拉入黑名单,驱逐出峰峰矿区的建筑市场。

再例如,最近峰峰矿区南响堂森林公园的道路建设中,当时水泥路已经修好,但发现两边都是山,可能存在安全隐患,我到现场后要求施工单位在道路两侧修建围挡墙,区住建局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发现,将现有路面两侧修围挡墙,将来双向来车会不过去,于是立刻将现场图片发到“响堂山建设”的微信工作群里,我看到后责成主管副区长和住建局长马上去现场解决。如果没有这些信息,等工程干完了再发现问题,就会给社会财富带来巨大的浪费。类似事件许许多多,孩子上学、私搭乱建、市政设施破损等问题,都是在微信工作群内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澎湃新闻:你有多少微信工作群?多少微信好友?都是怎么加的好友呢?

牛颖建:我现在微信工作群有30余个,微信好友1300多位,还有很多在群里没加好友的,我的接触面特别大,信息源特别多。我的手机号也是对外公开的,微信是用这个手机号申请的,很多老百姓和下属单位的一般工作人员都是我的微信好友,有的在群里跟我反映问题,有的直接点对点。比如说“创城”工作群300多人,“旅发大会”工作群400多人,涉及各行各业工作人员,包括农村干部、工程队施工人员、监理等等,很杂,我都在里面,平时不说话,抽出闲暇时间会浏览一下,好事不关注,专门找问题。

澎湃新闻:你在微信工作群中,一般干部会不会紧张,不敢说话?会不会出现冷场的情况?

牛颖建:不会,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早年间从邯郸财校中专毕业后,从一名乡镇会计一直干到党委书记、援疆、县级干部岗位,我没有在市直、县直部门工作过一天,所以我始终跟这些人打交道,我不认为自己是个领导,是个官。

澎湃新闻:你平时刷微信朋友圈的时候会格外关注哪些信息呢?

牛颖建:我的朋友圈不设置任何障碍,也基本没有私人的内容,都是传递正能量的信息。我要求工作群内的所有人严禁发布负面信息,我们是在弘扬正能量,是在把党的声音上传下达。刷朋友圈都是在闲暇的时间里,坐车的时候、下班后、睡觉前、起床后我都会看一看。在微信群里就是一种工作状态,会经常布置工作、进行提醒、提出要求。

微信公众号发挥的作用甚至比区电视台更强

澎湃新闻:你会和同事、下属、一般群众在朋友圈里互相点赞吗?你的朋友圈会发些什么样的内容呢?

牛颖建:互相点赞是经常性的,只要是我的朋友圈里发布的正能量信息,有时间我都会去给他们点个赞。我发的朋友圈内容一般都是依托峰峰矿区区委宣传部的微信公众号“微观峰峰”,这个微信公众号的内容一般都是经过我审核发布的。“微观峰峰”在邯郸市20个县区的政务微信中排名是遥遥领先的,全省排名从未落过前三名。

澎湃新闻:你平时参与“微观峰峰”微信公众号的选题策划吗?

牛颖建:参与。对我来讲,它就是党委的喉舌,也是宣传创新的载体。邯郸市县区一级党委没有机关报纸,在某种程度上说,“微观峰峰”微信公众号发挥的作用甚至比区电视台更强。我非常重视新媒体建设,由于“微观峰峰”微信公众号做得好,我专门跟邯郸市编办打报告,协调批准了峰峰矿区新媒体中心,设置5个全额事业编制。我们会把推进工作中发现的一些好的典型、做法在“微观峰峰”微信公众号上推出,报道区领导的调研考察也是一种常态。我们现在很重视新媒体宣传这块“阵地”。

澎湃新闻:你的普通百姓微信好友有没有是在处理问题时加的?

牛颖建:有很多。例如,区里有一个孩子因外出治病,家长错过了上小学报名的时间,在加我微信时说明了情况,我立即安排教育局局长进行妥善处理,解决了这位家长的燃眉之急。

澎湃新闻:你的手机号码在什么地方公开?怎么解决信访问题?

牛颖建:我的手机号码是个公共资源,在群众工作部、信访局大厅的墙上都有我的手机号,随时都能找得到我。一些上访户给我发信息反映情况,我了解后会直接转交相关部门去处理,最后再给我反馈。

此外,区委宣传部每周会把“微观峰峰”微信公众号后台的信息进行梳理后报给我,梳理后的单子就是民情民意,“微观峰峰”微信公众号的10万多粉丝的意见中,凡事夸书记、区长好的,哪个工程好的都忽略,我只看老百姓反映我们什么事没有做到位,反映哪个人违法乱纪了这些问题。我只要问题,不要成绩。梳理后的问题会转交相关部门进行处理解决,给予答复。

不想当“网红”

澎湃新闻:有媒体说你是“网红”高手,你怎么看?

牛颖建:我不认可这种说法,我很讨厌这个称呼。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务员,就是一位区委书记,我不想当“网红”。

澎湃新闻:最近出现了很多“网红”领导干部,比如新疆卖冬枣的何淼,甘肃卖枸杞的周春材,你怎么看党政干部为当地农产品代言?

牛颖建:要是让我去推介峰峰矿区的转型发展,推介峰峰矿区的文化旅游资源我干,说我是“网红”我就是“网红”,但是说我利用微信进行工作成为“网红”我不认可,我没有这个想法。我认为这种工作方式能够提高效率,能够走好群众路线,能够把群众反映上来的问题尽快解决掉,在这些方面微信、网络确实起到了推进作用,对提高工作效率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澎湃新闻:你曾经担任过乡镇党委的宣传委员,那段经历对于现在利用新媒体宣传的工作思路有何联系呢?

牛颖建:那个年代和现在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一个老百姓反映问题到县委书记那没有三五天、一个礼拜的时间是到不了的,那个时候我们要聆听党中央的声音也是几天以后才能看到报纸。现在就不一样了,很多高级别的大会都是同步直播,我们和普通老百姓同时掌握,所以老百姓的反馈有的时候比我们一些官本位思想的机构和单位以及工作人员的反映速度更敏捷,这就要求我们必须适应新环境、新形势。

澎湃新闻:你在海南和新疆都曾挂职过,那些经历对现职有何帮助?

牛颖建:应该说对我现在工作的帮助很大,那段经历使我的阅历更加丰富、视野更加开阔。见到了不同地方的干部群众,他们的生活状态、生活方式都不一样,群众诉求和反映方式、渠道不一样,干部的工作方式方法不一样。我当过7、8年的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10多年的县级领导岗位,这些积淀对我现在都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澎湃新闻:你作为外地干部,初到峰峰矿区任职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如何解决的?

牛颖建:我来峰峰矿区之前,甚至再往前几年,这是个非常富裕的地方,当时的峰峰集团如日中天,正经历着煤炭的黄金十年,这个地方的干部相对来说更加循规蹈矩,开放的思维、争跑的意识不够。因为它们的财力很富裕,不像我当时所在的邯郸东部县区,日子始终过得紧紧巴巴,一直在争跑,后来峰峰矿区就被其他落后县区赶超了过去。15年前,峰峰矿区要比现在的武安市经济实力雄厚,现在已经被武安市甩出好几条街了。后来我们就把干部队伍逼了出去,逼到项目建设的一线、逼到招商引资的一线、逼到城市建设的一线,我们意识到再这样“堕落”下去,峰峰矿区就永远没有翻身的希望了,会与兄弟县区的差距越来越大。我的前任区委书记在改进工作作风、锻造干部队伍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他对峰峰矿区最大的贡献不是在这修了几条街,引了多少资金,建了几家工厂,是给峰峰留下了一支作风优良、勇于担当、敢争敢跑、敢闯敢试的干部队伍。

原来的峰峰矿区就是你找上门来给它资金都不要,理由是还要一些配套的项目需要花钱。各方面的规章制度很多,受到制约,它干脆就不费那个劲,反正够吃够喝就行了,就像没落的贵族还丢不下它的文明棍和礼帽。现在已经被我们赶得赤膊上阵了,我们现在的干部有上有下,能干有为就有位,干不成事的就给挪到偏远的部门,干成了就提拔,放在重要岗位。我这种工作方式也不怕出问题,我自身没毛病,我跟任何人没有拿不到台面上的东西,所以说,我有底气。

“我们晒黑了,峰峰老百姓就幸福了”

澎湃新闻:你对于懒政庸政怎么看?

牛颖建:在峰峰矿区这种情况几乎不存在了。例如,我刚来峰峰矿区做区长的时候在会上给局长们安排个活,他们马上站起来,都不过脑子,直接说,区长,这个事不行,我们条条框框上有这个规定、那个规定,他把你直接“框死”,公开跟你说这个事不行。但是到现在任何一个干部他绝对不会,不敢这样去做,书记、区长安排的事都不是自家的事,都是为了峰峰矿区发展来办事了。干部们都会穷尽一切手段、想尽一切办法,围绕着干成,甚至必要的时候让他们做一些担当,他们都会在所不辞。

现在这种工作劲头,如果真的破解不了这个触红线、触底线的事,这些干部都会在私下找到我们,说哪一条如果做了会怎样。难道我们这些受党教育多年的干部就愿意去触犯党纪国法、触红线吗?我们也不会干那个活,所以这样,这个事先放一放,待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在继续,但他们绝对不会上来就说不行。

澎湃新闻:峰峰矿区属于老工矿区,环保压力大吗?你是通过什么方式去转型发展的呢?

牛颖建:我们一直在做生态修复,最近我提了个说法是“全域拆违,全域修复”。全域拆违,我们这老工矿区私搭乱建问题比较严重,工矿企业的违法占地等都要拆出来,今年拆了约300多万平方米。全域修复是指,我们靠着一条响堂山,两侧被几十家采石企业挖的千疮百孔,我们现在利用各种方式挨个给“伤疤”进行修复。采煤沉陷区我们也搞了个600亩的公园,很漂亮。我们争跑下来的滏阳河源头国家级湿地公园也正在建设。绿化方面,我们每年都是4、5万亩的绿化量,峰峰矿区现在路干净了,绿量也上来了。

打个比方,2013年我刚来的时候,省领导来峰峰矿区调研,我们打扫卫生打扫了8天,最后领导走的时候却说,峰峰矿区哪里都好,就是有点脏。现在,不管哪一级领导来,我们不会再突击上路打扫卫生了。因为该拆的拆了,该修复的修复了。该绿化的绿化了。

澎湃新闻:你平常加班时间多吗?身体能够承受得住吗?

牛颖建:多。一般情况下,只要是第二天市里没有会,原则上我都住在单位。晚上一般11点以后睡,这几年一直都是这样,这是个常态。今年邯郸市委领导到我们这来后,一看我怎么那么黑啊,见了几个工地上的负责人,都晒得很黑,因为旅发大会工程量大、工期紧,我开玩笑地跟他说,黑不要紧,这是一种健康黑,我们晒黑了,峰峰老百姓就幸福了。我血压高,有的时候不得不逼自己放慢速度,但一旦缓过来了该干的事还得干。

讲个真实的事,邯郸市人大一位领导干部今年到峰峰矿区来了三趟,前两次来只是感到很惊讶,但啥也没说,最后一趟来的时候,他在跟我交流的时候说了三句话,换届之后的年初他第一次来,听我们汇报的工作谋划,他听了以后感到很振奋,6、7月份来的时候各项工程如火如荼的场面,他又用了个词叫震撼,8月底9月初来的时候,一看这些事短短的时间都干成了,他又用了个词叫震惊。

澎湃新闻:你自去年12月份担任区委书记一职也快一年了,总结一下?

牛颖建:这一年很充实,充实来源于干了很多多年想干没干成的事。例如,5月6日,启动拆迁南响堂山脚下的西纸坊村,拆了百十户,截止到今天,一座建筑面积7000平方米的风格很古朴典雅的响堂石窟艺术博物馆拔地而起;响堂水镇用时200天,就把沿河的几条老旧村街,打造成了一条以“吃”文化为主题的“古街、水街、美食街”,开业第一天就吸引近5万游客,解决了600余人的就业问题,昔日的臭水沟真正变成了创收的“聚宝盆”。经过我们的不懈努力,北部新区框架起来了,经济开发区实现了“九通一平”,城乡环境有了大变化……9月24日,我区将承办第二届邯郸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转型发展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