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澳客网比分直播 >

陕西渭南虐童事件调查:6岁童遭继母虐待 头骨缺

发布时间:2017-08-18| 来源:未知 |

齐鲁网8月17日讯 前不久在陕西渭南,一个中年女子抱着一个不省人事的孩子,急匆匆来到医院,此时孩子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经过一番抢救,这才有了生命迹象,但在医生继续检查的时候,却发现孩子浑身伤痕、多处化脓感染,整个头颅里有大量淤血,很明显是受外力殴打所致。而这个施暴者,就是孩子的继母。

6岁男童遭继母毒手 大脑严重受损

记者见到鹏鹏一家时,他们正在上海新起点康复医院办理入院手续,而这已经是他们为了看病第六次转院了。

鹏鹏的母亲柴小媛告诉记者:“在新华医院那边说做眼部手术,但是现在说做不了,因为他刚做完头骨的修复,因为做眼睛的(手术)要全麻,全麻的话会伤神经的。”

上海新起点康复医院儿童康复医师付娟介绍,“目前意识没有完全恢复,然后进食比较差,他吞咽和咀嚼能力不行,然后四肢张力非常高,你看他有一个腿弯得拽都拽不开,这个关节来说还有肌肉萎缩都很明显。”记者问及是否好康复?付娟称很难说,没法明确的给出判断。

如今的鹏鹏头骨缺失了75%,眼睛也看不见了,同时由于大脑受损导致不会说话,只有做出哭喊的样子,才能张开嘴巴吃些流食。但是对于在鬼门关走过一圈儿的鹏鹏来说,现在的病情其实已经有很大的好转。

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高立介绍,当时孩子来的时候,已经晚上10点了,病人来的时候到急诊,已经是双侧瞳孔散大,并且意识已经到深昏迷的状态,按我们脑外科说已经是特重性颅脑损伤了,非常非常重。孩子双侧瞳孔散大已经超过10个小时,一般对成人来说,超过10个小时的双侧瞳孔散大,已经基本上说濒死状态了。

3月29日,鹏鹏的生母柴小媛接到前夫的电话,前夫电话中称孩子病了,随后她急忙赶往医院:“我当时就看到孩子满身都是伤,然后头部、眼都是青的,戴着呼吸罩,我当时我看到孩子那样我就忍住,赶紧给孩子做CT。”

鹏鹏在唐都医院的初步诊断中写到:急性特重性颅脑损伤,蛛网膜下腔出血,脑挫裂伤,硬膜下血肿,脑疝形成。

柴小媛告诉记者:“当时打开头部,头就爆开了,所有医生和护士都是含着泪给我孩儿做完的手术。”

随后,医生在给孩子检查时发现,孩子浑身伤痕累累,并已经多处化脓感染、全身肿胀发紫、严重贫血营养不良、膝盖因长期跪地溃烂血肉模糊、整个头颅大量淤血。

高立介绍,很多地方能明显看出来肯定是由于外力击打的原因造成的,起码四肢上这样的,而且头皮上也有很多瘀伤,而且打开颅脑以后脑子上明显有和骨头上的碰击伤,就是钝击以后导致脑子和颅骨之间的撞击,我们叫对冲伤的一个撞击,这都是由于外力引起来的。

事发当天将孩子送医的中年女子称,孩子是自己摔成这样的。医护人员立刻产生了怀疑,随后报了警。警方当即介入调查,发现鹏鹏身上的伤正是由这名中年女子---孩子的继母孙某造成。

目前司法鉴定机构已认定鹏鹏构成重伤。他的继母孙某已被警方带走,但亲生父亲却在孩子手术后失踪了。

事发后生父失踪 种种疑云引发关注

事发当天,正是鹏鹏6岁的生日。但他的命运也就在这一天彻底被改变,医生说鹏鹏很有可能面临失明,也很有可能无法再像正常孩子一样行走跑跳。据了解被送医时,昏迷时的鹏鹏仍紧攥着拳头,医生们都很难掰开。孩子想要反抗什么,也想向人们诉说什么,在家里孩子又遭遇了什么呢?我们的调查记者辗转来到了陕西渭南。

鹏鹏的继母

记者先是来到了鹏鹏和他继母居住的小区,从一楼走到622室鹏鹏家,记者敲了各户人家的门,但是并没有人给开门,记者注意到每家的房门上都积了厚厚的灰尘,也就是说目前这栋楼的入住率可能并不是很高,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人少的环境,让鹏鹏他们这一家的家暴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由于是去年刚完工的小区,居民之间大多不认识。记者四处打听,但大家都没留意过鹏鹏家的情况。只是在小区门口的超市里,记者得到了一些零星的线索。

超市的老板说,鹏鹏由于挨饿了,来这要过吃的。因为孩子脸上挂着明显的伤,这才引起了他的注意。

“两个眼全是青的,跟熊猫眼一样。”超市老板说:“我问他咋了,他说碰到的。”

超市老板也不相信孩子自己能碰成这样,但鹏鹏不愿多说,他也便没有细问。鹏鹏拿了吃的后,便离开了小区,而就在这过后第三天,鹏鹏被打成了重伤。

高立医师介绍,脑子上的伤应该是短时的,一天之内的,但身上那些肯定是长期的。

鹏鹏的主治医生告诉记者,因为孩子的伤情复杂,很多伤疤都是长久积累的。那么,孩子之前被虐待就没有人发现吗?鹏鹏的爷爷奶奶告诉记者,由于鹏鹏的父亲是铁路道岔维修工,长时间在外工作,鹏鹏近一年一直是和继母一起生活。随后,记者找到了鹏鹏的学校,临渭区的华山路小学,但正值学校放暑假,记者拨通了鹏鹏班主任的翟娟电话。

鹏鹏的班主任说,从去年的9月份鹏鹏便一直在这里上学前班,平时也都是他的继母接送孩子,但由于家长和孩子都没有提过这是重组家庭,孩子平时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老师们也便没有在意。但是在今年3月中旬开始,孩子便不来上学了。

翟娟说:“没有来上学,我每周都给他打过电话,问他什么情况。孩子继母就跟我说,第一周她说有离家出走的现象,然后他爸爸已经回来了,然后要在家做一下心理疏导工作。第二个礼拜又没来,我就打电话问,然后他妈(继母)就说,孩子可能生病了,要在家休养。每一周孩子没来我就会打电话询问,问一下家长什么情况。第三次我给她打电话,她就说孩子骨折了、去医院了。”

记者在鹏鹏的生母柴女士那里得知,孩子确实在今年3月份离家出走过,而出走的原因,竟然是因为继母不给鹏鹏饭吃。

柴小媛说:“当时派出所给我打电话过来,说孩子走丢了在他们车上。我让孩子接电话。孩子当时就跟我说,我那个妈妈不给我饭吃,我饿的很,所以我就出来了。”

见过鹏鹏继母的爷爷奶奶,都说他们这个儿媳妇孙某看起来和孩子关系很好,没有什么矛盾,但为什么孙某会不给孩子饭吃,还对孩子下这样的狠手呢?

孩子的姥姥和班主任,都说鹏鹏非常地乖。那这事可就奇怪了。而在鹏鹏奶奶那里,听到了这样一个说法:“孩子一生气就开始发火,就开始说你不是我妈妈,我妈妈在西安呢。”孩子的奶奶说这是她儿子告诉她的,“孩子的继母也说,反复跟她说过好几次。”

鹏鹏的奶奶告诉记者,2008年,她的儿子和柴女士结了婚,2015年的12月离了婚,离婚时鹏鹏的抚养权归男方所有。

离婚后,鹏鹏便开始跟随柴女士生活,但是在去年3月份,鹏鹏的父亲赵某将孩子带走,不让柴女士见孩子。

柴女士起诉至法院,但最终未获得监护权。鹏鹏的父亲赵某在去年9月与孙某再婚。记者了解得知,今年3月开始孙某就采取对孩子罚站、罚跪、暴打、用废电线将孩子手腕绑住拴在阳台上,不让其自由活动等方式来虐待孩子。

上海京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学平介绍:“从我们人的一般常识去判断,小孩子长期的营养不良,遭受这样的打骂,你说生父一点不知情,这是不可能的。”

鹏鹏的父亲

直到现在柴女士仍然打不通前夫的电话,随后记者跟着柴女士找去了鹏鹏父亲的单位,工作人员称他们找不到人,领导也在找他。

邓学平律师说:“照顾小孩子,抚养小孩子,对于他的父亲是一个法定的义务,你不履行义务导致小孩子造成这种后果,至少是一个放纵的、默认的主观故意,那放纵的、故意的,在法律上也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更何况现在有证据显示,他的生父也实施了类似于罚站、罚跪,打骂的行为。”

鹏鹏的律师称,有证据显示鹏鹏的生父也参与了家暴,同样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但至今鹏鹏的父亲仍处于失踪状态,还没有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针对这一情况,记者找到了负责这起案件的渭南市临渭区站南派出所。

高警官说:“你要问的外界律师公布的都有,她律师公布的都有的,你想知道其他更多的,我暂时不能跟你说。案件还在部署侦查。”

邓学平律师说:“现在公安机关已经认定构成重伤了,我们认为这种暴力的高强度、高烈度、 短时间的这种暴力,已经超出了虐待罪的吸收范围,单独构成了一个故意伤害罪。同时这个小孩子经过医院诊断他有长时间的营养不良,严重贫血,包括一些打骂、罚站、罚跪,这些行为都是虐待罪,所以我认为这两个罪应该同时构成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0条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目前,鹏鹏的律师要求检察机关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要求检察机关以故意伤害罪、虐待罪两个罪同时追究孙某的刑事责任。对于鹏鹏的生父赵某,要求检查机关一并追究刑责。

而就在这时,鹏鹏的母亲称,不再争取孩子的抚养权了,引起网友一片热议。

柴小媛告诉记者:“我不是说我不管孩子,我是想说他们把我孩子弄成这样了,我不想说孩子的父亲逃脱责任,我也不想说他进监狱里面,呆个一两年出来,就啥也不管了,把孩子的事情就全部交给我一个人。”

柴女士表示,不会再让孩子回到他的继母和父亲身边,但需要孩子的父亲对孩子现在的状况承担责任。很多人也对柴女士的选择表示理解。许多好心人得知后,纷纷伸出援助之手。还有一些人特地从外地赶过来,看望孩子。

虽然现在的鹏鹏还看不见,不会说话。但每当听到妈妈的声音,感受到身边人的关爱,鹏鹏都会努力回馈给大家一个微笑。

编后:鹏鹏的遭遇让人痛心,更让人愤怒。通过这件事我们应该反思,当儿童在家庭内部遭受暴力的时候,他们往往没有能力或意识去求助,这就更需要孩子的其他亲人、邻居、老师等外部力量能给予孩子更多的关注和介入。保护未成年人,不仅仅是家庭内部的事。我们祝愿鹏鹏的身体能够迅速好转,也希望检察机关尽快彻查此事,还鹏鹏一个公道。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